您所在的位置:典型案例
英国:契约社会重信用

    不过,面对巨大的名利诱惑,英国也非学术净土,同样不乏铤而走险、弄虚作假之徒。例如,英国律师查尔斯·道森1913年在《伦敦地质学会季刊》发表文章,声称他在苏塞克斯郡的辟尔唐发现了一些头骨碎片和一个下颌骨化石,被大英博物馆专家鉴定为一种早期人类化石,命名为“道森曙人”,因为它弥补了达尔文进化论对猿进化到人过程中考古证据的空白,引起了很大轰动。但后来的检测技术证明,道森曙人化石是用现代人类头骨和黑猩猩下颌骨伪造的。这个英国科学史上的最大骗局已成为英国科学界的耻辱,道森本人自然是身败名裂。现在,科研体系日益严密,实验设计、数据分析、文章署名、文献引用等都建立了严格的标准,发表的论文要经过同行评议,造假欺诈等不端学术行为虽已不太容易蒙混过关,但仍时有发生。

    例如,抄袭论文在英国大学中就屡禁不绝。英国大学为防止学术抄袭专门建立“电子文库”软件系统,收集了海量的书刊、学术著作、论文等文献,对提交的论文进行逐字逐句的扫描比照,检查是否有抄袭行为。英国有数万中国留学生,作为经验之谈,有的老留学生会告诫留学后辈,不要抄袭和作弊。一旦被发现抄袭或考试作弊,学生或被开除学籍,或可能因侵犯知识产权被告上法庭,原作者可以保留控告抄袭者并索赔的权利,后果非常严重,甚至遗恨终生。

    虽然大学对抄袭论文严防死守,但对留学生在录取以及学术要求方面,各大学之间掌握的尺度也存在较大差异,相对而言,有的严格,有的宽松,这和各大学自己的学术水准有关。一些舆论认为,有些大学为了获取留学生的高额学费而滥招,反正英国不是移民国家,这些留学生毕业后不会留在英国,好坏不会影响英国,这也是学术腐败的一种表现。这样的说法很难说是空穴来风。

    有些英国学者认为,英国应该成立一个全国性的官方机构来处理不当学术行为,因为非官方组织的学术监督能力毕竟有限。但另一部分学者认为,额外的监督可能有副作用,弊大于利,还是以自律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