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丽民:在“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中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胡锦涛十八大报告中政治体制改革部分解读
作者:贾丽民    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    日期时间:2012-11-23 14:38:10     点击:

在我国,政治体制,是指政治制度的具体表现形式和实现形式,主要是指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组织制度、工作制度等具体制度。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就是在社会主义政治总格局和权力结构形式不变的前提下,对政权组织、政治组织的相互关系及其运行机制的调整和完善。

而如何评价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否合理和正确,邓小平指出:“关键看三条:第一是看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第二是看能否增进人民的团结,改善人民的生活;第三是看生产力能否得到持续发展。”按照邓小平的三条标准,我国现阶段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是好的,但为什么我们还要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目标是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从这一点来看,尽管我们当下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距离这个目标还有一定的差距。因此,我们必须通过政治体制改革不断地调整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为实现目标提供坚实的政治保障。

    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反过来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对生产力和经济基础具有反作用,这个反作用可以是促进作用也可能是阻碍作用。起促进作用的将推动生产力发展和巩固经济基础,从而得到肯定;而起反作用的将阻碍生产力发展和破坏经济基础,这样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随着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也必将被摧毁和淘汰。政治体制就属于历史唯物主义原理中所指的上层建筑部分,这就要求在现实中,政治体制要不断地调整和完善自身的结构,从而适应生产力的发展,不断地巩固其自身的经济基础。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经济获得了飞速发展,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同时,人民生活水平在方方面面都得到了巨大提升,使得中华民族重返世界强国之林。从直接的政策影响因素看,中国目前获得的巨大成就得益于经济体制改革,这是无可非议的,但有相当一部分人却将此完全归结为是经济体制改革的原因,而忽视或根本不重视政治体制改革方面重大而根本性的政策保障因素,造成这样的观点是因为缺乏对现实的深层理论分析。

先不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从未间断,仅就改革开放本身来说,这一政策的确立和实施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改革历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改革开放以前,由于没有客观地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充分认识到我国现实生产力发展状况,一味的强调在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层面建设社会主义国家,这不仅违背了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也人为地割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辩证联系,导致的是政治上陷入混乱,经济上缓慢发展甚至停滞、倒退,人民的现实生活总是在温饱水平线挣扎。正是在清醒地认识到这些问题的基础上,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从我国的实际状况出发,将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并果断地提出并确立改革开放政策,在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上,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了科学的思想指导和坚实的政治保障。三十多年来的实践证明,改革开放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正确的、科学的和现实的基本国策,这本身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改革的一次伟大实践。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国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与此相应,我们党在政治体制建设和发展方面也不断地进行改革、探索和自我完善,在实现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的基础上,更为实现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提供制度保障。然而,相对于经济的高速发展,在原有政治体制框架的既定性和当下国际国内现实环境的复杂性等因素的影响下,政治体制面对现实世界发展对其提出的改革要求,由于方向不明确、具体操作步骤不清晰、如何着手不确定以及固有保守势力的阻碍等方面原因,其反应就显得相对迟缓和不足。这样,由于改革的迟缓或不到位,在社会生活的不同层面就相应集中地出现一些重大现实问题,如贫富差距、住房、医疗、教育、就业、社会保障等方面。当前,这些重大的现实问题是无法仅仅通过发展经济就能得到解决的,这些不同层面的重大现实问题,已经不约而同的将问题的解决关键指向了政治体制。按照历史唯物主义原理的内在理路,可以分析出,在改革开放之初,正是我们在政治体制上做出了重大改革,使得生产关系根据生产力发展的现实状况调整了自身的结构,适应并推进生产力的发展,从而我们在经济上获得了巨大成就。然而,伴随着生产力的快速发展,改革开放之初政治体制改革所调整的生产关系,在现阶段已经在某些方面无法满足生产力发展的要求,这就导致党、国家和人民的现实生活中一些无法得到的解决的问题不断集中地凸现出来。面对此种状况,无论是从理论角度,还是从历史经验角度,或者是从当下的现实状况来看,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都到了一个异常重要的关键时期。这将关涉到我们党的执政地位,关涉到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发展,关涉到人民群众的现实生活,关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功与否。

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关于“要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论述,包括七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要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二是要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三是要完善基层民主制度。四是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五是要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六是要建立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七是要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为了能够对这部分进行更加清晰明确的认识和了解,我们将它同胡锦涛十七大报告中关于“坚定不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部分进行比较。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关于“坚定不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论述,包括六个方面内容。一是扩大人民民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二是发展基层民主,保障人民享有更多更切实的民主权利。三是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四是壮大爱国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五是加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六是完善制约和监督机制,保证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利益。

从具体内容来看,十八大报告中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论述,凸显出这样几个特点,即稳中求改、方向明确、内容务实。

首先是稳中求改。与十七大报告中强调“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有所不同的是,十八大报告中指出“政治体制改革是我国全面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更加突显出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性,也表明我们党已经把政治体制改革放置在了一个相对更为重要的位置。改革的前提是“必须继续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也就是说必须保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大局的基本稳定。在此稳定的前提下,“注重改进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注重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

其次是方向明确。通过与十七大报告的比较可以看出,十八大报告中最明显与十七大报告的不同是将“要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作为单独的一个部分加以强调。十八大要求“完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通过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等渠道,就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广泛协商,广纳群言、广集民智,增进共识、增强合力。要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充分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加强同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深入进行专题协商、对口协商、界别协商、提案办理协商。积极开展基层民主协商。”为了能更清晰地认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我们要明确的是政治协商和社会主义民主这两个概念。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和核心是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政治协商是对国家和地方的大政方针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在决策之前进行协商和就决策执行过程中的重要问题进行协商。通过对这两个概念,可以得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实质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对国家和地方的大政方针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在决策之前进行协商和就决策执行过程中的重要问题进行协商。社会主义民主强调的是人民当家作主,那么“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首先强调的就是人民群众的政治参与;其次,人民群众政治参与的形式是协商;再者,人民群众参与政治协商的渠道是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等。“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是我们党在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建设历史进程中第一次提到的,这是我们党在总结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建设和实践过程的历史经验基础上,结合当前国内国际现实状况,所取得的最新成果。

    “要把协商民主这一重要制度运用好,尤其需要从党委和政协组织两个方面进行积极探索。从党委来讲,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按照中央关于把政治协商纳入决策程序,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之中的原则,确保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真正发扬民主。从政协组织来讲,应以改革精神推进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制度建设,使协商民主有制可依、有章可循。应从制度上确保政协委员充分发表意见,在广开言路、集思广益中形成“睿智之言”和“务实之策”,提高建言献策的水平和质量;从制度上推进民主监督,对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重大决策及其执行成效进行监督,并通过适当形式向决策部门通报或向社会公示;从制度上拓宽政协委员与人民群众直接联系的渠道,充分反映民意。”因此,从现实的、具体的层面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为人民群众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切实践行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不仅提供了方向上的指引,而且也提供了现实、可操作的路径。

最后是内容务实。主要体现在“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这一点中。“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人大及其常委会发挥国家权力机关作用,依法行使立法、监督、决定、任免等职权,加强立法工作组织协调,加强对‘一府两院’的监督,加强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提高基层人大代表特别是一线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代表比例,降低党政领导干部代表比例。在人大设立代表联络机构,完善代表联系群众制度。健全国家权力机关组织制度,优化常委会、专委会组成人员知识和年龄结构,提高专职委员比例,增强依法履职能力。”务实性体现在:指明人民群众如何行使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利,即可以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立法、监督、决定、任免等职权,可以行使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权利,行使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权利等;现实合理的调整人大代表的比例,强调降低党政领导干部代表比例,提高工作在第一线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基层人大代表的比例,这凸显出基层群众的重要性、根本性;在人大代表与人民群众之间的联系环节上,通过在人大设立代表联络机构,为人民群众与人大代表的良好沟通和联系奠定制度性保障。这些举措不仅说明我们党敢于面对现实问题的勇气和决心,更说明我们党完全有能力和智慧去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附件:
新闻录入:张强
责任编缉: 张强
相关新闻: